「配资公司」千元鞋子价格可翻10倍卖

摘 要

2017年9月,耐克旗下Air Jordan和国际潮牌OFF—WHITE合作,设计了一款名为OFF—WHITE·Air Jordan 1的球鞋,这款鞋每双售价1499元人民币,在官方发售后没过多久就被炒到12000元人民币。而一双白黑红配色的AJ1,短短两年价格也一路飙涨到70000元人民币,涨幅超过4500%。

2017年9月,耐克旗下Air Jordan和国际潮牌OFF—WHITE合作,设计了一款名为OFF—WHITE·Air Jordan 1的球鞋,这款鞋每双售价1499元人民币,在官方发售后没过多久就被炒到12000元人民币。而一双白黑红配色的AJ1,短短两年价格也一路飙涨到70000元人民币,涨幅超过4500%。

2018年,特拉维斯·斯科特和Air Jordan合作,一双售价1299元人民币的球鞋,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,直线上涨至8000元人民币。目前,全世界最贵的鞋是Air Yeezy2(Red October),以1700万美元的价格在网上成交。

炒鞋人把鞋炒出了惊天价,只不过,他们让鞋子不再只用来穿,而是摆在家里“收藏”起来。“先割一轮囤鞋炒鞋的散户,再割一轮老老实实自己买自己穿却无缘摇号中签的消费者。这是炒鞋割韭菜的基本逻辑。”一位二手潮鞋店主称,“一般鞋子的拿货成本在一千元人民币左右,但二级市场可把价格翻炒10倍以上去卖。”

潮鞋玩家郭子添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,鞋子可以被炒主要是由于厂家的“饥饿营销”所导致的,物以稀为贵自然价格就高。

据中国服装业协会发文称,去年,安踏找到勇士球星克莱·汤普森推出汤普森宠物Rocco配色的球鞋KT3-Rocco时,发售总量仅有350双。虽然只是二线球鞋品牌,但KT3-Rocco发售仍然引起了巨大轰动,为一睹这双限量款球鞋的面容,美国消费者也排起了长队。

据不完整统计,限量款球鞋的发售数量和排号数量基本可以保持在1:6的状态。也就是说,在排队中的六个人,只有一个人能幸运地买到心仪的鞋子。

郭子添说,“炒鞋的市场风头并非民众自发的,而是由于品牌方进行了限量销售,从而导致‘鞋贩子’的出现,最终拉高了价格。他认为,要想杜绝炒鞋现象只有品牌方加大出货量,但目前,品牌方或许是默许了炒鞋这一现象。
 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