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杠杆交易」全球经济再平衡

摘 要

全球金融危机后,经常账户总顺差和逆差占全球GDP的比重从2007年的约6%大幅降至2013年的3.5%左右。此后,根据我们新一期《对外部门报告》,全球经常账户失衡仅略有下降,2018年占全球GDP的比重为3%,且由新兴经济体转移至发达经济体;中国作为新兴经济体,目前经常账户与经济基本面总体相符。

全球金融危机后,经常账户总顺差和逆差占全球GDP的比重从2007年的约6%大幅降至2013年的3.5%左右。此后,根据我们新一期《对外部门报告》,全球经常账户失衡仅略有下降,2018年占全球GDP的比重为3%,且由新兴经济体转移至发达经济体;中国作为新兴经济体,目前经常账户与经济基本面总体相符。
 
截至目前,贸易行动和紧张局势并未显著影响全球经常账户失衡,因为贸易转向了其他关税较低或不征收关税的国家。然而,正如之前博客所强调,贸易紧张局势和相关不确定性正在拖累全球投资和增长,尤其是在与全球供应链融合程度最高的部门(在多个国家从事生产活动)。
 
尽管全球经常账户失衡收窄,存量失衡(以各国外国资产和负债的净额总和来衡量)持续增加,原因是债权国多半出现顺差,而债务国出现逆差。目前,存量失衡占GDP的比重达到了40%的历史峰值,比20世纪90年代初高出3倍。此外,受良好的全球融资条件支撑,部分经济体的主权和企业对外负债总量近年来急剧增加。这给逆差国的借款者和顺差国的储蓄者都带来了金融稳定风险。
 
正确理解各国的对外头寸——经常账户、存量头寸和货币——对于强调政策制定者的共同责任至关重要,即在对外失衡出现过度风险之前进行应对。

汇率灵活度仍然对促进对外调整至关重要。正如今年的分析性章节所强调,国际贸易的不同特征,包括融入全球价值链的程度以及贸易以主导货币(如美元)结算,可能弱化部分对外调整机制,短期内限制汇率灵活度的益处。因此,汇率灵活度可能需要得到其他加强出口响应政策的支持,包括改善信贷可得性和交通运输基础设施。然而,允许汇率发挥其作用仍然是实现持久的中期再平衡的关键。

更广泛来看,所有国家都应避免扭曲贸易的政策,因为它们往往会损害全球贸易、投资和增长。相反,顺差国和逆差国应努力重振国际贸易,强化过去75年中使全球经济受益的多边贸易体系规则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